• 2012-03-16

    - [Talk Show]

     
    决定了下周以后重新开始写博客。至今它仍应当是对我而言最为适合的网络记录方式,尽管曾经不断凭兴趣“搬家”,或者不断删改自己留下的文字。09年工作以来,种种境况之下,几乎荒废掉了。这个地方我自己都很久没有来,输密码的时候也试了不止一次,一直自负于记忆能力的我,都开始担心忘了有这么一回事。

    只是,几年以来每次都摸索着后台代码来设计页面和解决其他各种问题,这次对弹出广告却实在无能为力了(虽然新近学到Chrome+AdBlock这样的招数,可是别的很多人不能因此躲开广告啊)。Blogbus大概也到了不靠广告就难以经营下去的时期了罢。

    我开始尝试搬到另外的地方,搬离的原因也不全是弹出广告,还由于总是想着占有新想出的有趣名字的我,没有兴趣使用现在这个名字了,可它又应该一直是和这个地点的这个博客相融的一个名字,所以我想,就把这个名字留在这儿吧。我会在新的地方都建好之后写一篇新的博客,也是这个地址上的最后一篇博客,这篇博客带有密码,有人知道输入什么,打开之后会看到我新的地址。

    新的地址不止一个。我把生活记录、书影音评论和原创文学分作各一个博客,另新建图书摘抄、音乐与电影存档页一个,重建以前的爱问图书下载页。后三者才是大工程,把前面的三个博客做好之后,我争取在暑假之前完成摘抄、存档与下载相关一半的工作。

    促使我决定重新进行这些的,是今年2月底以来工作的突然变动。在新的工作和尚未工作的学生时代之间,我教书,很奇怪地,在教书的两年半里,我感到我的思想、或者说整个观念体系,至迟在工作半年之后便开始运转缓慢甚至呈现出停滞的趋向,这令我紧张。其实早在之前,Ludovic,以及不止他一个人说过,我可能并不适合教书,或者如此这般年复一年地教书,当时我不以为然,而现在我感到(仅仅)对我个人而言,恐怕确实如此,在对每一个班级、在每个新的学期或者学年进行的与之前相似的宣讲中,我很难获得自身的发展(当然这种发展和工资、职称、人际关系之类毫无关系)。这两年半,我看了一些书,其中有非常好的书,但比起上学时的三年,我所吸纳的东西实在很少,我一直在为某种轻快的茫然所挤压,我的注意力随着生活和工作中琐碎的事物从那些好的东西中间的空隙里穿流过去了,没有附着在它们之上甚至没能来得及掠走浮在它们表面的光采。而新的工作,看似远离校园,沉闷呆板,却奇妙地消除了那个将我打入琐碎之中的压力。我又想起了06年到09年,那个以极大的热情汲取知识和分享资源的时期。这是我重拾自己的机会,因此对暂时不能教书一事,我毫不感觉可惜。而在明年,我或许还会真正地再回到校园。

    就是这样了。会重新开始的,无论是记录生活,创作文字,还是上载资源。博客的更新可能会没有之前上学时那么勤,因为我确实也变了。我一直觉得博客盛行的这差不多十年是个美好的时代,就像MD的时代一样。